→欢迎来到徐州职工网!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用工会补贴的钱,读自己想学的专业,拿国家承认的学历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
徐州职工网
徐州职工网
徐州职工网
徐州职工网
徐州职工网
徐州职工网

普法宣传
工程能外包, 工伤责任不能“外包”
  • 发布时间:[2020-10-23 10:40:06]

宿迁人李香,今年6月经人介绍来到扬州一处工地上做搬运工。工作了才一个月,在一次搬钢管时,不慎将钢管砸到了自己的脚面上。此后因为工伤赔偿的问题,项目发包单位和包工头之间相互打起了“太极拳”,让李香夹在中间很受伤。

从李香提供的治疗记录上可以看到,医生诊断为外伤性血肿,没有骨折,但因护理不当伤口化脓需要手术处理。李香前后付了6000多元医药费,休息了一个月。为此,李香提出了两项诉求:一是误工费190元一天,34天大约6000元;二是医疗费6000多元,两项相加总共要求赔偿1.2万多元。

对于李香的诉求,发包单位觉得不应该找他们要赔偿,因为李香不是他们公司聘用的,而是包工头聘用的。况且他们公司与包工头签订外包协议时已经明确,出现工伤伤亡事故,5万元内由包工头自己买单。目前,李香的医疗费才6000多元,而且又没有伤筋动骨,伤残等级报不上,所以应该直接找包工头要赔偿。

包工头认为,李香才干了一个月,又是自己不小心砸到脚的,他承担医疗费已经是不错的了。目前,他愿意在已经垫付的3000元医疗费基础上,再出2000元了结此事。如果李香想要更多赔偿,可以找发包单位,因为他们买了团体意外险,可以走团体意外险来弥补损失。

究竟李香该找谁才能取得赔偿,记者帮助她咨询了劳动法律专家。专家表示,施工单位具有法定用工主体资格的,应当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施工单位没有法定用工主体资格的,由发包公司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工程可以外包,工伤责任是“外包”不了的。发包单位与包工头签订的“工伤损失5万元以内由包工头自己买单”的协议与法律相抵触,是无效合同。

法律专家表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关于执行<工伤保险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人社部发〔2013〕34号)第七条规定:“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将承包业务转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者自然人,该组织或者自然人招用的劳动者从事承包业务时因工伤亡的,由该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承包单位承担用人单位依法应承担的工伤保险责任。”因此,施工单位是经过合法注册的单位,具有法定用工主体资格的,发生工伤事故,应当由施工单位承担工伤保险责任;施工单位没有经过合法注册,不具有法定用工主体资格,发生工伤事故的,由发包的公司承担工伤保险责任。同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14〕9号)第三条规定,发包单位承担了不具有法定用工主体资格的施工单位工伤保险责任之后,可以向施工单位追偿。


版权所有:徐州市工会干部学校 地址:徐州市新城区镜泊东路1号 
E-mail:xzghjyw@163.com 电话:0516-80277993
苏ICP备09030078号-1    

苏公网安备 32030302000579号

关闭